金色猩猩

名字請從左邊唸,反過來⋯⋯有點污(=゚ω゚)ノ。

[于鄭]近似值 01

鋒哥生日我也跟風來一發~
*高中生于&圖書館志工鄭
*年齡差操作(大概
*OOC慎
*祝于鋒大大生日快樂!!!♪───O(≧∇≦)O────♪
---

夏日的午後綿長而催眠,燦爛的驕陽從那口鄭軒一向不喜歡的天井中放肆地灑成亮晃晃的一片萬丈金光,然而冷氣的轟鳴卻像毫無用處的抱怨般完全起不了作用,公家機關統一規定的27度空調不帶絲毫涼意,整個夏日更加難熬了。
李遠怎麼偏偏今天請假。他暗自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這麼熱的天他當然不樂意出門,尤其是日正當中的午後班他是絕對不願意當值的,但是原本值班的小志工李遠今天臨時有事,正好工作排休的他只好友情支援下。壓力山大啊⋯⋯,他看著哇啦哇啦滿地亂跑小鬼頭們,一點也沒有要起身勸導的意思,只是皺著眉繼續整理手邊的資料。
奈何無所事事的燠熱午後配上輕音樂實在太催眠,手邊的工作還沒做完他便打起盹兒來,晃著頭儼然進入了無我的境界。
啪嗒。冰咖啡上的水珠滑落,沾在文件上暈出一個清淺的水漥,啪嗒啪嗒,待鄭軒回過神來桌上已然形成一個小小的湖泊。壓力山大。他一邊嘟囔著一邊將手邊所有的紙移到手肘下壓住,又吸了一口即將用室內氣溫到達熱平衡的那杯冰咖啡,權當提神。
即使有兒童閱覽區的尖叫和嘻鬧魔音當做背景,仍然抵擋不住接連的哈欠來襲,神通廣大的睡神ㄧ召喚,鄭軒的意識便隨波逐流地被傳送到周公面前。
---

耀眼的金陽已然西斜,已經和周公大戰三百回合的鄭軒睜開眼,看了看手錶,壓力山大,已經這時候啦?他含糊抱怨了幾句,手上卻一點也不含糊地重新完成未竟的工作。百無聊賴的摺起紙飛機。
紙飛機啟程的那一剎,自動門恰好緩 緩開啟,乘著門外吹進來的熱風,搖搖晃晃的落在那修長的影子頂端。
鄭軒順著那個影子望過去,打量起影子的主人。
那是一個修長的男孩子,從抽長的手腳和青澀的面龐來看,鄭軒判定他是高中生。高二?高三?他不確定地想著。
呃…這是你的嗎?男孩遞過紙飛機,憋著笑,有些難為情地問。
是啊,壓力山大,謝謝你啦。鄭軒接下他無聊製造的玩具。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他客套地問了一句。
那個⋯⋯申請當志工是在這兒登記嗎?
喔,嗯,對,是在這兒。鄭軒晃著不太清醒的腦袋模糊的回應,然後手忙腳亂地翻出一張登記表。名字,學校,學號還有啥來著......?喔對,班級姓名座號。
這麼麻煩。于鋒嘟囔著,手裡倒是麻利地填好了表格。
鄭軒接過申請表,又抽出一張排班表給面前的少年。每天有早中晚三個時段,一個時段四小時,每週至少要值兩個時段才拿得到時數。
只能兩個時段嗎⋯⋯?于鋒猶豫了一下,也可以同一個禮拜多來幾天嗎?
可以啊,我們這邊很free 的。鄭軒說道,而後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地驚訝。
哎呀你也是藍雨高中的呀?
誰誰誰?誰也是藍雨的?隔壁的館員聞言興高采烈地湊了上來。
就他。鄭軒指指櫃檯前的青年,我們都是藍雨的,學弟你好呀。
⋯⋯學長好。于鋒無奈地認了兩個學長,一邊在排班表上用鉛筆勾了幾個時段。這些可以嗎?他遞出排班表同時問。
鄭軒大致瞄了一眼,Bingo. 他心道,剛好都是幾個比較缺人的時段。
可以呀。什麼時候來實習?明天?
現在可以嗎?不料于鋒卻是一個劍及履及的人。
噢…也是可啊。忙著在電腦上key in的人終於抬起眼看他。只是現在不算時數喔,確定要現在嗎?
沒關係,反正都來了,早點熟悉工作也好。于鋒沈吟了一會兒之後說。
鄭軒把申請表上的資料都輸入完後按下ENTER 鍵,鄭重地伸出右手。我叫鄭軒,也是志工,通常只有晚上才來,今天是臨時被抓來當替死鬼的。工作上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叫宋曉教你。希望以後合作愉快。
旁邊館員聞言提手扇了鄭軒的後腦一個巴掌,別聽他瞎逼逼,什麼替死鬼,這傢伙只是不喜歡上下午班而已。我是宋曉,以後多多指教。他說著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之後你可能還會碰上李遠和景熙,他們倆也是小志工。
他碰不上景熙。鄭軒插嘴,你看他的班。
好像是耶⋯⋯宋曉仔細讀一遍排班表之後說,哎隨便啦,反正之後會解鎖新同伴的,今天有什麼不會的先問我吧。
噢…謝謝。我叫于鋒,以後請宋前輩多多指教。于鋒朝宋曉點了點頭,然後握住鄭軒友好的手。那麼以後也請鄭前輩多多指教啦。他愉快地笑說。

[于鄭]Doctors


*新人自割腿肉,沒啥文筆可言⋯⋯。(其實我就是想蘇個鋒哥來著。)
*靈感來自浪漫醫師金師父,背景沒認真考據,不接受考據黨。
*打滾賣萌求評論(*¯︶¯*)
*有點爛尾注意+OOC預警。

于鋒剛開完一台心臟二尖瓣脫垂的刀,一看手錶,已經快五點了,早上七點還要接早班,他乾脆不回租屋處睡覺了。
他晃到值班室,一推,門鎖著。
今天值班的好像是鄭軒⋯⋯那傢伙不會直接睡在值班台上吧?
於是他又晃到值班台,果然看到那人伏在桌面上。
于鋒躡手躡腳地走到鄭軒背後,「前輩!」他手冷不防地拍在對方背上,鄭軒被他嚇得手一抖,筆在紙上劃過長長一道痕跡,趕忙拿出立可白細心修掉。
「壓力山大,于鋒同志幹什麼呢你,不知道早上四點的前輩是很可怕的嗎?」
「我倒是看不出來有什麼好可怕的。」于鋒靠在值班台上笑說,「前輩怎麼沒在值班室睡覺?」
「我也是剛被叫出來處理一個酒駕自撞電線桿的白癡⋯⋯」鄭軒說著打了一個大哈欠,他指著桌上的病歷,「寫完就要回去睡了。你呢?你怎麼在這裡?」
「上刀啊⋯⋯」于鋒的表情不可謂怨念不深重,「才剛睡下就被叫出來啦。」
「辛苦了。」鄭軒拍拍于鋒的肩權當安慰,拍完又趴了回去寫病歷。又道:「你應該是來借鑰匙的吧?」左手從白袍口袋裏勾出鑰匙轉呀轉的。
「哇,前輩會讀心術嗎?」于鋒驚訝了一下,手試著去抓那串在他眼前晃蕩的鑰匙。
「沒啊⋯⋯仔細一想就知道了嘛。你那小破屋那麼遠,騎車來回大概只夠你洗個澡再來。」鄭軒寫完了病歷抬起頭突然十足認真地看他,「講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住?房租水電我們可以一起share 。」
「啊?」于鋒疲憊的腦子一下沒轉過來,他愣了一下然後笑說:「前輩你現在是要邀我同居嗎?」
「呃我——」鄭軒話說到一半,就隱沒在令人戰慄的咆哮聲中。
「醫生呢?醫生在哪裡?叫醫生出來!」急診室門口一位中年男子漲紅著臉大喊。
「我就是值班醫師,請問有什麼事嗎?」鄭軒淡然地從值班台後起身。
「剛剛那個傢伙呢?你們把剛剛那個傢伙送到哪兒去了?」男子情緒激動地衝上來揪著鄭軒的領子對他大吼。
「誰?剛剛那個酒駕的患者?」鄭軒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
「所以說那個傢伙現在在這裡嗎?」聽到「酒駕」這兩個字,男子的情緒明顯更加激動,他整個人湊上值班台,像是要把鄭軒吃了一樣。
「那位病人已經送進去開刀了,要找他請稍後再來。」鄭軒一邊冷靜地回應眼前的問題,右手卻在值班台底下摸索。
「你說什麼?」男人在說話的同時抓著鄭軒的領子大力搖晃。
「我說,」被一再地質問,鄭軒的情緒明顯也有些火氣上頭,聲音也大了起來,「那位患者已經在手術室裡了,你有什麼事要找他嗎?」
「沒良心的傢伙。」男人一拳揍上鄭軒的臉頰,「你知道那傢伙是什麼人嗎?那種人就應該放在那裡讓他爛啊!」
說實話醫療暴力在急診室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畢竟這次對象特殊,于鋒還是不免熱血上頭。高漲的怒火在心中翻湧,他一衝動就想往對方臉上回敬一拳,被鄭軒在桌面下拉住。
只見鄭軒冷靜地撥開對方抓著自己衣領的手,一字一句慢慢地說:「這位先生,首先,只要穿上這件醫師袍我就是宣誓過日內瓦宣言必須一視同仁的醫師,再來才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凡人。」他在說話的同時不斷用手肘狂捅于鋒,一邊使眼色,于鋒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按下鄭軒摸索半天沒摸索到的緊急通報按鈕。「不管這位患者是怎麼樣的身分我都不能有個人立場,必須以患者的健康做為最優先的考量,就算他是屠殺無辜的死刑犯我也一樣會救他。」
結果鄭軒這番言論更加激怒了對方,「話說的那麼好聽,不就是不想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嗎?」眼前的男人再度揮拳,但手揮到一半就被于鋒攔住。
「這位先生你夠了喔,在這麼多人眾目睽睽下暴力毆打急診室醫生,我們可以告你傷害罪;以及剛剛那些話也已經構成公然侮辱的要件,希望你可以就此罷手,這樣我們還有和解的餘地。」
語畢只見男人憤憤地甩開于鋒的手,「你們醫生都一樣啦,一定會袒護對方,只會講好聽話,其實骨子裡懦弱的要死,一點社會責任感都沒有。」
于鋒皺眉還想再反駁,被鄭軒一個眼刀全部塞回肚子裏,這時保全剛好趕到,連忙把人請了出去。
「哇于醫生剛才好帥啊!」一旁目睹全程的護理師說。
「呃還好啦⋯⋯」于鋒尬回。我只是看鄭軒被打不爽而已⋯⋯
方才還站得直挺挺的鄭軒此時慢吞吞地滑到椅子上,一臉若有所思。
「前輩你沒事吧?」于鋒也拉了把椅子在他旁邊坐下,「會痛嗎?要不要我幫你擦個藥?」
「沒事啦⋯⋯」鄭軒話說得很慢,頓了一下又道:「哎鋒子你幫我樓下買杯咖啡吧。」
喔好啊,于鋒應下,「熱拿鐵嗎?」
「一杯熱的一杯冰的。」鄭軒想了想又加上一句:「記得幫我多加些肉桂粉。」
「我不會忘記的。」于鋒起身準備要走,鄭軒卻伸手攔住了他。
「等我一下⋯我拿我的隨行卡給你,裡面的點數應該夠你買星冰樂了。」
于鋒哭笑不得,「前輩⋯這個時間是沒有星巴克的。」
「噢,天啊看我老糊塗了。」鄭軒一拍自己的腦門,「那你樓下便利商店幫我買吧。」
嗯,于鋒應道,那我走囉?
去吧去吧,快去快回。
于鋒帶著滿手飲品回來的時候正好見到一個新來的實習護理師學妹在關心鄭軒。
「鄭醫師沒事吧?你臉色看上去不太好。」
「啊⋯⋯還好啦,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鄭軒揮揮手打發掉學妹,抬頭正好對上于鋒關心的眼神。
「前輩⋯你臉色真的很差,真的沒事嗎?要不要吃點巧克力什麼的?心情真的會好很多。」
真的不用,鄭軒揮揮手拒絕,「鋒子快點把我的咖啡拿來。」
于鋒在整袋飲料中挑出要給鄭軒的那杯,「喏,小心燙啊。」
「謝啦鋒子。」鄭軒接過杯子立刻湊上去啜了一小口,皺起眉,「于鋒你是不是買錯啦?這味道是熱可可吧。」他把杯子遞到于鋒鼻下。
「沒啊。前輩別喝那麼多咖啡啊,要是上癮了怎麼辦?」
鄭軒欲哭無淚,「馬的我等一下還要繼續上班啊,沒有咖啡叫我怎麼活?」
我有幫你帶冰拿鐵回來啊,于鋒邊說邊從袋子裏抽出另一個杯子,「還有記得去冰喔。」
鄭軒握著熱可可暖熱的杯子,心裏百感交集,十四年前的事彷彿在眼前重演著,已不再激昂滂薄,卻依舊揮之不去的夢魘。
「⋯⋯前輩?前輩?鄭軒前輩!」于鋒的聲音把他拉回從過去拉回現在,「前輩你又走神了是吧?」
唔⋯⋯勉強算是吧。鄭軒在心裡嘀咕。「怎麼了?有病患進來了嗎?」
「不是啦,沒有急診患者。」于鋒哭笑不得,「我看你真的臉色太差了,要不要進去休息一下,這裏我來就好。」
「還行吧⋯⋯你也是剛下來的,估計不會比我好上多少,二尖瓣也不是什麼簡單的刀。」
「唔⋯⋯好吧。」鄭軒說得沒錯,半夜被叫出來上刀的他精神狀況並不會比鄭軒好上多少,他憑藉的只是自己年輕的本錢。
鄭軒沒再接話,看表情像是不知道又走神到那裏去了,于鋒想了想,起身拿了簡便的醫藥箱回來。
前輩,他輕聲喚鄭軒,「我幫你上個藥吧。」
嗯?鄭軒茫然地望向他。
「剛剛被打的地方啊。」他輕輕撫上鄭軒的臉頰,感受到對方瑟縮了一下,「很痛吧?」
「還好啦⋯⋯」
于鋒湊上前,檢視了一下傷口的位置和情況,他輕手輕腳地在破皮瘀青的地方消毒擦藥,然後心疼地碰了碰被咬得紅腫的下唇,「前輩,不痛嗎?你咋這麼自虐啊?」
「啊?啥不痛啊?」鄭軒似乎完全沒發現自己的下唇被自己咬到細細密密地滲著血絲。
「⋯⋯真不痛?」這樣是神經壞死了嗎?于鋒想著手下又加了三分力道。
「不會痛啊。」鄭軒一臉你到底在說什麼的表情。
「⋯⋯⋯⋯」于鋒忍不住了,他一把抓過鄭軒的衣領,無視眾多急診室同仁的驚呼,粗暴地往他唇上啃去。
「唔嗯!」鄭軒瞪大了雙眼,帶點麻癢的鈍痛這才滲了出來,于鋒不甘止於淺吻,甚至伸出舌頭撬開他的牙關。
于鋒放開氣喘吁吁的鄭軒,「這樣還說不痛?」
鄭軒看著于鋒,意外地發現對方唇上一抹鮮豔的猩紅,他抬手去摸,指尖也染上淡淡緋紅。
「啊⋯⋯?我啥時咬的啊?我還真沒發現。」
于鋒嘆氣,不善於安慰別人的他只好拿起棉花棒輕輕給鄭軒上藥,末了只能不痛不癢地叮囑一句:「前輩,注意一下自己好嗎?」
當他收好醫藥箱時,又看到鄭軒的上排牙齒搭在他下唇上,嚇得他伸手就要去扳,幸好鄭軒回神回得很快,堪堪躲過這一擊。他輕輕抿了抿嘴,「哎我沒事啦,別老擔心我。」
「是麼?」于鋒眼神複雜地看著他,鄭軒垂下眼簾,輕輕地嗯了一聲。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于鋒也不想嘮嘮叨叨地討人雜念,於是他只淡淡回了一句沒事就好便在鄭軒身側落座。
鄭軒只是靜靜坐在他身邊看著急診室裏形形色色的人們忙進忙出,眼底平靜無波瀾。沉默維持了很久,久到于鋒以為鄭軒睡著了,他的肩頭卻忽然有重量落下。
「哎鋒子啊?你當初⋯是為了什麼才念醫學系的?」鄭軒把頭靠在于鋒肩上,低聲問道。
「嗯?我嗎?」于鋒偏著頭思索了一下,「當初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吧。」
「嗯?是嗎?」鄭軒痞痞地笑了笑,「可是我怎麼聽說當初有個小兔崽子一天到晚纏著孫醫師問問題啊?」
于鋒靦腆地撓腮,「被前輩發現了,我當初其實也是受到孫醫師的影響才會念醫學系的。」
「我就知道,看你連科系都跟他選的一樣。」鄭軒抬手輕戳于鋒的額頭,「GS這條路可不是這麼好走的啊年輕人。」
「我當然知道。前輩的ER也不容易啊,有資格說我嗎?」于鋒頂了回去。
「你小子越來越會頂嘴了啊?」鄭軒目露凶光,奈何話中包藏的那一點笑意讓他顯得溫柔而寵溺。
「那前輩呢?」于鋒反問,「前輩是為了什麼選擇醫學系的?」
「我啊⋯⋯」鄭軒只說了這麼兩個字就沒了聲音,于鋒還以為他主動技三秒睡又開啟了,正當他想把人喚醒時,鄭軒又開口了:「我啊,當初是因為我媽才走ER的。」
「前輩的媽媽?」于鋒藏不住好奇心。自兩人交往以來,鄭軒鮮少提到自己的家庭私事。
「嗯,我媽。」鄭軒想了想,終究沒再說下去,任憑于鋒怎麼敲打都不肯再多吐露一字。
他輕輕靠在于鋒肩上,滿足地微笑,手中熱可可的杯子暖暖地烘著手,連紛亂嘈雜的急診室看起來都是多麼可愛。過去的雖然沒辦法完全放下,但是未來的路還很長,有這傢伙陪著,似乎無論遇上什麼困難都不再可怕了。

-完。

【青春韶华,只为等你】这是一封来自深夜十点的三行情书

提香: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LOFTER与共青团中央共同举办的#青春召集令# 话题征集活动正式落下帷幕,我们从近4000幅参赛作品中筛选出以下作品在今夜十点与大家分享,希望这些“写给青春的三行情书”能引起你的共鸣与回忆,在现在、未来的日子里再燃起你青春的心与梦想。


——————————————————


谁言青春晓,


秦淮水榭花开早。
宴罢宾客归莫迟,踏马还北门。


别样醉今宵,
何诉心事当拿云,只道别梦好。
年少畅意事,好风流,少年恣意总青春。


—— @草商六休 




少年莫愁无江帆


正当年


击水青春倾陆海


—— @fly长风破浪 




转眼芳华已散尽


几年笑语几回眸


尽在心头


—— @雨陌千丝 




不忘当年同窗语


课室留年


历历眼前


—— @雨陌千丝 




青青河边,遥望伊人


迢迢汉隅,顾盼子衿


—— @青浅开元年 




树影星动


嬉笑如常


只有秋千小了


—— @糸糸羊 




线稿的墨渍横流嵌入在纸上


忽然如春风夜临般镶上姿彩


只是卜数只偶


—— @think 




毕业的时候


偷偷放弃的念头


再也找不到借口


—— @汪叽的WiFi 




我告别的青春


是鲜花和美酒


是逐渐远去的琴棋书画和如期而至的柴米油盐


—— @luxxx 




情书给我,也给你


给生活里的所有颠沛流离


所有烟熏火燎里的困兽犹斗的痛苦


—— @君何忧 




時間軸如久未保養的髮絲般分叉出


過去與未來


我站在這青春末梢 流連


—— @上善墨水的章魚 




聚是一团火


散是满天星


—— @B_Fire 宝明 




我爸姓曲,


我妈姓常,


我叫曲念常。


—— @曲念常 




我喜欢你


就算你是男孩子


我也是男孩子


—— @沈林泽 




不经意间推开的一扇门


混合着黑白色和清晰的回忆


与那个莽撞的少年撞了一个满怀


—— @m24995 




愿我以后活的像个混世大魔王


没心没肺  风生水起


什么牵制我  我就放弃什么


—— @夜雪 




风吹过窗边


我拿起试卷


未来清晰可见


—— @就是这么随性 




青春的胶卷黑白分明


直到遇见斯人


落英缤纷


—— @黛潇禅乐 




墙角的马蹄兰正香


卸掉了一身彷徨


带着希望,奔赴战场


—— @纪清喻。 




黑板上粉笔一笔一划


写不尽你曾鲜衣怒马


度过烈焰繁花的年华


—— @琴森KTSIMA 




以为五年级最厉害


以为九年级最厉害


以为高三最厉害


—— @诉素 




巷子口的包子铺


藏书包的麻辣烫 和


嘴角沾上番茄酱的你


—— @Mikko 




你喜欢我也没用


我只喜欢


学习!


——@慶




是操场上空无限延伸的湛蓝,


是重逢时畅快激动的拥抱,


是四方教室里默契应和的闷笑


—— @怪蜀黍的小仙女 




是你身后的风景和一支棒棒糖的甘甜


是灯下的公式和饿肚子时妈妈的手艺


是收敛的深情和时光行走的距离


—— @泣泠•Griffon 




是眼角的余光里的熠熠生辉


是不经意提到时的口是心非


是多年后最好的下酒菜


——@一點點就好




质量守恒原理,牛顿三大定律


莫名其妙的情愫,突如其来的孤寂


夏和蝉,粘稠的空气,转头望见你的黑框眼镜


—— @冰糖官燕 




草稿纸上的琵琶行


试卷旁的白耳机


时光里不经意的温柔


—— @君何忧 




调皮男孩在老师背后留下的中指与鬼脸


八卦女孩在课桌角边刻下的爱豆与字眼


青葱少年在姑娘耳边说过的情话与誓言


—— @Maruko:) 




经历时的懵懂无知


回味时的百感交集


追忆时的老泪纵横


—— @张树人丫 




能用小半辈子经历


大半辈子回忆


便是你我的青春


—— @和蔼的buddha 




是我努力触摸却穿身而过


是明明平凡却说我好可爱


是都走光了我以为还没来


—— @monstershadow 




没有暗恋


没有告白


只有笔尖亲吻纸张的沙沙声


—— @木木 




青春如你


和以为然


安之若素


—— @挚维 




自是年少


何必彷徨


莫负时光


—— @Karol 




你背影


花翩跹


夏日虫鸣耳边不觉厌


—— @杏子loc 




昨晚加班到三点


早上六点起床


不会过劳死吧


—— @嘿嘿1106 




滑梯上的童言无忌
火车里的橘子清香
桌子上的十四行诗
秋风里的枝头青桃
天空中的云
悄悄的飘远了
就像你
被时间消磨
消逝在那个盛夏
颠沛流离中
我在一个又一个青春中出走
从未回头
只是偶尔
还会想起那阵阵清凉的风


—— @Sestar 




总觉得自己是小孩


又常常自诩为成熟的大人


矛盾中日子就过去啦


—— @Singlalala 




点碎江南一场梦,暮鼓晨钟失流年。


无心不似有心苦,良人觅误醒鹧鸪。


吾心仍识堂前燕,夕隐桃夭留照君。


—— @Cosplay学霸 




我想死在深海里


那里有花有草有鱼


离梦最近


—— @沈林泽 




青春哪有那么多精彩


试卷考试睡眠不足


这才是青春的考验


—— @染指江山 




高考结束,拿到录取结果


忽然感慨


青春,也许是奋斗一场后的如愿以偿


—— @瓶砸 




笑我女生竟有从军梦


岂知爱国非男属


少年不搏枉青春


—— @fly长风破浪 




苍天不赐故人寿,辜负胸中十万兵,


何须空凭吊,莫作儿女悲。少日拿云志不忘,少年不惧岁月长。


昔时桃李青春面,明朝是栋梁!


——@琰珩 




一定是忘了求而不得的东西,才敢来答这道题


—— @牙痛很痛 




最好的年华给你


愿君安康


长乐未央


——  @骤雨初歇 




这是个并非跳票的搞事预告

我要一杯可乐:

哦呀!


锋华郑茂:



虽然今天并没有文放出来,但这并不是跳票,看图写文的产出会在接下来三天21:00准时到来哒~




----说正事的分割线----








9月22日是锋哥生日了,也是于郑一年两度的产粮节日!








在此有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拖了一年的无料合志《冲锋陷郑》终于出来了,会在9月22日当天发货。








另外,为了鼓励产出&感谢一直产出的太太们,小组为大家准备了锋哥庆生小料礼包,售价暂定为35R(17.7+17.3,就两人身高呀!),只通贩,邮费自理。








小料礼包包括:




1.文本《灵犀》




2.文本《Remains》




3.BE五杀合志《虐。》




4.R18文本《食髓知味》




5.于郑立牌or随行杯(暂定)




6.Q版于郑亚克力钥匙扣




7.明信片&书签




8.可能会掉落的小礼物(造福喜欢做手账的小伙伴)








新刊文阵:坐忘如梦 @坐忘如梦 、贝礼诗 @世末歌者  、层层 @哐当_(:з」∠)_ 、对酒忽暝 @对酒忽暝 、少渊 @少渊




新刊图阵:阿茔 @阿茔 、Berumotto @Berumotto  、成美之 @送夫童子成美之 、咕咕哒 @白蘑菇咕哒 、牧羊犬 @牧羊人和牧羊犬 、湮 @落日同生 




排版&校对:北极贝 @北极贝好吃 可乐 @我要一杯可乐 








购买条件:8.1-9.22内有产出




CP限定:于锋x郑轩




产出形式包含但不限于:文/图/段子/CP小论文/填词/翻唱/手书/MMD/手工




产出请打上#于郑-锋华郑茂#tag,9.22晚23:59从产出中抽取一人送于郑抱枕一个~




礼包也只面向8.1-9.22期间有产出的姑娘,拍小料链接时要备注lofID。








顺带宣下活动企鹅群,群号:590541516




作用包含但不限于:互相勾搭/玩游戏/搞事情/扯淡/吹于郑/发放福利/交流脑洞/约炮








就酱~我们明天见~


包包包子铺!:

2017.8.10 一代剑圣,夜雨声烦,剑定天下!剑圣黄少天17岁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8.9日 12点,在LOFTER发布庆生图、文、音视频、表白、晒周边等内容并打上“黄少天17岁生快”标签

· 参与作品数量超过8010,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参与作品数量超过2w,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庆生微博

· 参与作品数量超过5w,送上LOFTER开屏+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庆生微博

· 参与生贺作品热度前10名,获得黄少天生贺大礼包(乐乎印品定制lomo卡*1+全职高手神说系列黄少天笔记本*1+全职高手大神系列黄少天贴纸 *1+全职高手洁柔定制纸巾黄少天单独包装*5),总计10份

· 随机抽取20名参与用户赠送:获得黄少天生贺小礼包(乐乎印品定制手机壳*1+全职高手大神系列黄少天贴纸*1+全职高手洁柔定制纸巾黄少天单独包装*2),总计20份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投喂请打上#黄少天17岁生快#标签

以上活动中黄少天周边均由 @致真幻影  提供,乐乎印品奖励为免费定制券,可自行定制

开屏时间请以 @包包包子铺!  站内公告为准


每篇文,都有存在的價值。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