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猩猩

名字請從左邊唸,反過來⋯⋯有點污(=゚ω゚)ノ。

[于鄭]近似值 01

鋒哥生日我也跟風來一發~
*高中生于&圖書館志工鄭
*年齡差操作(大概
*OOC慎
*祝于鋒大大生日快樂!!!♪───O(≧∇≦)O────♪
---

夏日的午後綿長而催眠,燦爛的驕陽從那口鄭軒一向不喜歡的天井中放肆地灑成亮晃晃的一片萬丈金光,然而冷氣的轟鳴卻像毫無用處的抱怨般完全起不了作用,公家機關統一規定的27度空調不帶絲毫涼意,整個夏日更加難熬了。
李遠怎麼偏偏今天請假。他暗自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這麼熱的天他當然不樂意出門,尤其是日正當中的午後班他是絕對不願意當值的,但是原本值班的小志工李遠今天臨時有事,正好工作排休的他只好友情支援下。壓力山大啊⋯⋯,他看著哇啦哇啦滿地亂跑小鬼頭們,一點也沒有要起身勸導的意思,只是皺著眉繼續整理手邊的資料。
奈何無所事事的燠熱午後配上輕音樂實在太催眠,手邊的工作還沒做完他便打起盹兒來,晃著頭儼然進入了無我的境界。
啪嗒。冰咖啡上的水珠滑落,沾在文件上暈出一個清淺的水漥,啪嗒啪嗒,待鄭軒回過神來桌上已然形成一個小小的湖泊。壓力山大。他一邊嘟囔著一邊將手邊所有的紙移到手肘下壓住,又吸了一口即將用室內氣溫到達熱平衡的那杯冰咖啡,權當提神。
即使有兒童閱覽區的尖叫和嘻鬧魔音當做背景,仍然抵擋不住接連的哈欠來襲,神通廣大的睡神ㄧ召喚,鄭軒的意識便隨波逐流地被傳送到周公面前。
---

耀眼的金陽已然西斜,已經和周公大戰三百回合的鄭軒睜開眼,看了看手錶,壓力山大,已經這時候啦?他含糊抱怨了幾句,手上卻一點也不含糊地重新完成未竟的工作。百無聊賴的摺起紙飛機。
紙飛機啟程的那一剎,自動門恰好緩 緩開啟,乘著門外吹進來的熱風,搖搖晃晃的落在那修長的影子頂端。
鄭軒順著那個影子望過去,打量起影子的主人。
那是一個修長的男孩子,從抽長的手腳和青澀的面龐來看,鄭軒判定他是高中生。高二?高三?他不確定地想著。
呃…這是你的嗎?男孩遞過紙飛機,憋著笑,有些難為情地問。
是啊,壓力山大,謝謝你啦。鄭軒接下他無聊製造的玩具。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他客套地問了一句。
那個⋯⋯申請當志工是在這兒登記嗎?
喔,嗯,對,是在這兒。鄭軒晃著不太清醒的腦袋模糊的回應,然後手忙腳亂地翻出一張登記表。名字,學校,學號還有啥來著......?喔對,班級姓名座號。
這麼麻煩。于鋒嘟囔著,手裡倒是麻利地填好了表格。
鄭軒接過申請表,又抽出一張排班表給面前的少年。每天有早中晚三個時段,一個時段四小時,每週至少要值兩個時段才拿得到時數。
只能兩個時段嗎⋯⋯?于鋒猶豫了一下,也可以同一個禮拜多來幾天嗎?
可以啊,我們這邊很free 的。鄭軒說道,而後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地驚訝。
哎呀你也是藍雨高中的呀?
誰誰誰?誰也是藍雨的?隔壁的館員聞言興高采烈地湊了上來。
就他。鄭軒指指櫃檯前的青年,我們都是藍雨的,學弟你好呀。
⋯⋯學長好。于鋒無奈地認了兩個學長,一邊在排班表上用鉛筆勾了幾個時段。這些可以嗎?他遞出排班表同時問。
鄭軒大致瞄了一眼,Bingo. 他心道,剛好都是幾個比較缺人的時段。
可以呀。什麼時候來實習?明天?
現在可以嗎?不料于鋒卻是一個劍及履及的人。
噢…也是可啊。忙著在電腦上key in的人終於抬起眼看他。只是現在不算時數喔,確定要現在嗎?
沒關係,反正都來了,早點熟悉工作也好。于鋒沈吟了一會兒之後說。
鄭軒把申請表上的資料都輸入完後按下ENTER 鍵,鄭重地伸出右手。我叫鄭軒,也是志工,通常只有晚上才來,今天是臨時被抓來當替死鬼的。工作上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叫宋曉教你。希望以後合作愉快。
旁邊館員聞言提手扇了鄭軒的後腦一個巴掌,別聽他瞎逼逼,什麼替死鬼,這傢伙只是不喜歡上下午班而已。我是宋曉,以後多多指教。他說著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之後你可能還會碰上李遠和景熙,他們倆也是小志工。
他碰不上景熙。鄭軒插嘴,你看他的班。
好像是耶⋯⋯宋曉仔細讀一遍排班表之後說,哎隨便啦,反正之後會解鎖新同伴的,今天有什麼不會的先問我吧。
噢…謝謝。我叫于鋒,以後請宋前輩多多指教。于鋒朝宋曉點了點頭,然後握住鄭軒友好的手。那麼以後也請鄭前輩多多指教啦。他愉快地笑說。

评论

热度(8)